• Ngo Cheung

今年疫情持續,強迫症個案有否增加?如果過度緊張或執著于防疫,對情緒會否造成負面影響


說實話,在過往covid的兩三年間,前來求診的強迫症個案未有太顯著的增加。


之前講過,強迫症患者大多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,一般會主動來求診,新型肺炎未必會造就這個契機。況且,要是真的怕病毒怕汙糟,一般連醫院也不敢來,惶論求診。


在疫情期間,強迫症患者強迫的症狀,有如洗手和清潔等,的確比平時更加嚴重,但他們對症狀的困擾卻未見嚴重增加。這是因為從前他們自己也認為對清潔的執著是不必要的,也會為這些想法感到困擾,但是現在清潔成了必要,情況便有點不同。


事實上,不衹是強迫症患者,門診上看到的其他精神病患者也會受到疫情影響。他們的情緒未必是因為過度緊張或者質素於防疫而變壞,很多時更是因為其他原因。


最常見的原因是家裏的人對防疫措施的意見不一所致。一家人總會有人對病毒比較緊張,也有人比較隨意,大家對彼此都看不過眼,長久下來,爭吵必然比平時為多。


還有的是,在疫情期間大家都不敢四出遊玩,只好困在家中。相見好同住難,經常在家碰口碰面爭吵自然比平時多。SEN的孩童多了在家,父母要多花時間管教,壓力當然比平時大。更加重要的是,平時少了運動活動,情緒自然更易鬱悶。


43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大多數人都恐懼死亡,恐懼焦慮源於未知。祇不過,若果這種恐懼經常重複出現,難免會影響生活和日常工作。 事實上,所謂的死亡恐懼症並非恐懼症,卻是屬於強迫症的其中一種。以下分享一個案例,讓大家瞭解患者的心路歷程: (案例出自討論區帖子留言,內容經過刪改) 「在數個月前,因某小事讓自己意外地想到死亡。在往後的日子,即使是工作還是學習都在想關於死亡的事。即時不斷抗拒,腦袋還是不受控制的重複思索。腦袋不斷思考

強迫症心理治療的理論基礎 之前講過,強迫症症狀分為執迷和強迫。就以洗手為例,患者非常恐懼汙穢,為了舒緩這種重複性的想法(亦即是執迷),於是便不斷洗手(亦即是強迫)。 祇不過,不斷洗手卻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,因為恐懼汙穢實際上是一種焦慮。要剋服這種焦慮便要面對和接受,而洗手則是一種逃避的行為,而這種逃避的行為間接在告訴你的大腦你的焦慮是合理的。要對抗這種惡性循環,患者便要刻意地忍住不做強迫行為,到最後

對於強迫症患者來說,藥物治療是比較有效的一種方法。但當然,接受任何藥物治療之前,也必先由精神科醫生作出診斷,確定症狀是由強迫症而不是由於其他原因所造成。 治療強迫症的第一線藥物跟治療抑鬱症和焦慮症的一樣,都是以血清素(SSRI)為主。祇不過,強迫症在腦部的病灶跟抑鬱症和焦慮症的不同。一般而言,血清素需要更高的劑量和更長的時間才會在強迫症患者身上見效。 舉一個例子,Fluoxetine在抑鬱症患者身